市場信息 邢鋼>> 資訊中心>> 市場信息
鋼鐵行業整合的多重意義
來源:中國礦業報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10日點擊數:

  “組合拳”下的鐵礦石價格

  8月23日,加拿大礦業網刊發路透社專欄作家克萊德·拉塞爾一篇文章稱,自今年5月12日創下歷史新高以來,鐵礦石價格便開始扶搖直下,至今已下跌32.1%至44%。過去一個月,鐵礦石價值下跌約1/4。

  此前,鐵礦石價格一路飆升。克萊德·拉塞爾分析其原因為:“創紀錄的增長確實有其根本性的驅動因素,那就是受疫情影響,澳大利亞和巴西等鐵礦石主要出口國的生產開工不足,供應受限,而中國的需求強勁。分析稱,“中國的基礎設施和房地產行業分別占鋼鐵需求的20-25%和25-30%。加上制造業的需求,使中國幾乎購買了占全球70%的海運鐵礦石”。這“制造業的需求”實際上是中國充當了“世界工廠”,用包括鐵礦石在內的礦產品生產了各國需要的各色制品。

  據大宗商品價格報告機構阿格斯的評估,在今年3月23日至5月12日的短短七周內,運往中國華北的鐵礦石現貨價格上漲了51%,達到每噸235.55美元的創紀錄高點。對于這樣的飆升,連阿格斯也感嘆:盡管從基本面來看,隨后現貨價格暴跌44%,至每噸131.80美元的近期低點可能是不合理的,但當時的飆升遠要比市場基本面所認為的泡沫要大。

  媒體報道,最近鐵礦石價格有所反彈。據Fastmarkets MB的數據,8月24日,進口到中國北方的基準62%鐵粉以每噸146.13美元的價格易手,較前一天收盤價上漲7.3%。在大連,從8月20日觸及的7個半月低點反彈,交易量最大的2022年1月交割的鐵礦石合約上漲6.2%,至每噸817.50元。新加坡期貨反彈高達10%。

  據此,CRU Group的分析師猜測,在7月份信貸和經濟增長速度放緩后,中國可能對經濟“采取進一步的刺激措施”,比如放寬對粗鋼生產的限制。

  事實上,這完全是一種主觀臆測。

  據中鋼協的數據顯示,7月下旬,重點統計鋼企粗鋼日產210.65萬噸,比7月上旬下降3.97%,同比下降3.03%。這是今年以來首次低于去年同期水平。8月份可能進一步下降,新華社8月16日的報道稱,8月初的日均產量僅為204萬噸。同時,鐵礦石進口創新低。

  世界鋼鐵協會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7月,64個國家的世界粗鋼產量為1.617億噸,同比增長3.3%,中國7月份的粗鋼產量降至2020年4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產量為8680萬噸,比6月份下降7.6%,同比下降8.4%。

  千亿体育网知道,在中國,鋼鐵行業屬于基礎工業。為了滿足我國現代化建設以及我國作為“世界工廠”對于鋼鐵等材料的巨大需求,千亿体育网必須保證鋼鐵產業的適度規模。但也要看到,鋼鐵行業曾經集中度很低,粗鋼生產更是“四處開花”,其中很大比重屬于過剩產能。要生產這些粗鋼,不僅要消耗大量的鐵礦石(或廢鋼),還會造成環境污染。事實上,有關部門很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但幾經整頓,反反復復,難盡人意。根子除了一些地方對落實新發展觀、促進礦業轉型升級的認識還不到位外,體制機制的掣肘以及經濟發展和就業的壓力等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對于中國來說,鐵礦石問題,不單純是一個價格問題,其背后是鋼鐵產業的規模、發展的質量以及能否建立綠色、安全、和諧、智能與高效的現代礦業的問題。當然,還涉及到能否實現“雙碳”目標的問題。所以,解決鐵礦石問題,實際上是為了抓住源頭,進而解決鋼鐵產業乃至礦業全產業鏈的問題。而要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特別是防止鐵礦石價格的過度漲落,從總體而言,需有幾個必要的條件:一個是資源整合,提高鋼鐵產業的集中度;另一個是限制產量,主要是粗鋼產量;再一個是減少進口,提高鐵礦石的自給率,包括廢鋼的利用。

  鋼鐵行業整合的多重意義

  8月20日,鞍鋼集團重組本鋼集團大會召開,鞍本重組正式啟動。根據協議,遼寧省國資委將向鞍鋼集團無償劃轉持有的本鋼集團51%股權。換句話說,本次無償劃轉完成后,鞍鋼集團將持有本鋼集團51%股權,本鋼集團將成為鞍鋼集團控股子公司。這意味著,繼“寶武”之后,在央企鞍鋼的主導參與下,另一大“鋼鐵巨無霸”橫空出世。

  業內專家認為,據了解,鞍鋼擁有普鋼、特鋼、不銹鋼和釩鈦等完整產品系列,2020年利潤創歷史最好水平,2021年上半年實現利潤總額突破200億元,銷售利潤率達到行業平均水平的2倍,資產負債率低于央企和行業平均水平,國際評級為投資級。本鋼則是遼寧省最大省屬國有企業,礦產資源豐富,工藝裝備一流,擁有世界最寬幅熱連軋機組、世界一流冷軋生產線,粗鋼產能達2000萬噸。

  但另一方面,鞍鋼位于遼寧的主要生產基地與本鋼相鄰,資源稟賦、產線配置、產品結構都比較相近,使得兩企業長期以來存在著較嚴重的無序競爭,“內卷”拉低了兩個企業的競爭力。

  面對這種情況,遼寧省早就有意將這個支柱產業打造成東北“鋼鐵航母”,形成“南有寶武、北有鞍鋼”的格局,從而進一步增強行業話語權和主導權。

  業界普遍看好這次整合。鞍鋼集團董事長譚成旭表示,實施重組之后,充分發揮彼此在戰略、資源、研發、采購、銷售、物流等方面協同效應,加快統一產能布局,避免重復投資建設,有力促進技術裝備升級和產品結構優化,提升鋼鐵產業集中度,推動鋼鐵產業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維護鋼鐵行業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促進鋼鐵行業高質量發展。

  據介紹,重組后,鞍鋼將成為世界第三大鋼鐵企業,僅次于中國寶武和安賽樂米塔爾。鞍鋼表示,“新鞍鋼”將以“7531”(7000萬噸粗鋼、5000萬噸鐵精礦、3000億級營業收入、百億級利潤)發展戰略為目標,將進一步鞏固并增強全產業鏈優勢,暢通雙循環發展堵點,成為保障國家戰略資源安全的“壓艙石”,進而把鞍鋼建設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把本鋼建設成為極具國際競爭力的汽車用鋼及優特鋼棒線材生產基地。

  意義還不僅如此。

  眾所周知,鋼鐵工業是國家工業的基礎,鐵礦石則是鋼鐵工業的主要原料。目前,我國對外鐵礦石依存度已高達80%以上,這是我國鋼鐵產業發展的軟肋和風險點。一段時期以來,由于需要大量進口,鐵礦石成為國外礦業巨頭向中國企業漫天要價的“殺手锏”。

  而據了解,經過多年經營,鞍鋼集團礦業公司在中國遼寧、四川和澳洲卡拉拉擁有鐵礦資源,規模達88億噸,是中國最具資源優勢的鋼鐵企業,且具有較強的鐵礦石國際貿易能力。該公司具有2.8億噸/年采剝生產能力、6500萬噸/年選礦處理能力;海外的卡拉拉鐵礦基地年產能力達800萬噸。本鋼集團也擁有10.5億噸鐵礦石資源儲量,具備年產鐵礦石2500萬噸、鐵精礦800萬噸、球團礦200萬噸的生產能力。

  如是,兩大鋼鐵企業重組對于減少對國外鐵礦石依賴的意義是不言而喻的,有關專家也表示高度肯定。中國工程院院士劉玠表示,重組后,通過發揮鞍鋼較為領先的采選技術優勢和礦山建設能力,可有效降低進口鐵礦石依存度。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黨委書記、總工程師李新創表示,鞍本地區鐵礦資源豐富,未來兩者在資源勘探、礦山建設等方面統一籌劃,將進一步提高鐵礦石產量和國內自給率,讓國內鐵礦資源真正發揮“壓艙石”作用。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也表示,鞍本重組后擁有近百億噸鐵礦石資源儲備,通過統籌規劃和技術互補,將加快國內鐵礦資源的開發步伐,有助于提升國內鐵礦石資源保障能力。

  還有更深層的戰略考量

  2020年10月,國際能源署(IEA)發布《世界能源技術展望2020——鋼鐵技術路線圖》,其中基線情景預測(STEPS),到2050年,全球鋼鐵需求量將在2019年18.5億噸的基礎上增長40%,至25.5億噸;而可持續發展情景預測(SDS),為了實現《巴黎協定》的2.0℃的溫控目標,到2050年全球鋼鐵需求只能增長10%,至20.3億噸;2050年全球鋼鐵行業的直接碳排放總量要比2019年減少55%,所以鋼鐵生產的碳排放強度到2050年必須降低60%,即噸鋼碳排放從目前的1.4噸降到0.6噸。

  礦業咨詢機構伍德·麥肯齊(Wood Mackenzie)在其最新的基本情況報告中也提出,“目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中有7%是由鋼鐵造成的。如果要實現與巴黎氣候協定目標一致的2°C,那么該行業需要優先考慮脫碳。要這是一個極具挑戰性的目標。通往2°C世界的道路荊棘密布,鋼鐵行業需要在不斷增長的需求和脫碳壓力之間找到正確的平衡。”而要將全球變暖限制在2°C以內,鋼鐵行業的碳排放量必須比目前水平下降75%,這意味著,全球鋼鐵排放量將從2020年的3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Mt CO2)減少到2050年的7.8億噸二氧化碳當量。

  伍德·麥肯齊還介紹了鋼鐵行業實現2°C目標需要采取的五種措施:將煉鋼中的廢料使用量增加一倍;直接還原鐵(DRI)產量增加三倍;將全球平均電弧爐(EAF)排放強度降低70%;將高爐-堿性氧氣爐(BF-BOF)排放強度降低30%,接近其理論最小值;捕獲和儲存45%的剩余碳排放量(每年約500公噸)。

  事實上,為了達到《巴黎協定》所設定的目標,國際鋼鐵行業和企業紛紛確定了自己的日程表:歐鋼聯提出,到2030 年,歐洲鋼鐵工業碳排放量比2018年減少30%,到2050年相較于1990年減少80%-95%。日本鐵鋼聯盟提出,到2050年,日本鋼鐵行業實現煉鐵工序溫室氣體零排放,碳排放量減少30%,到2100年前實現“零碳鋼”生產。而韓國鋼鐵工業則提出,要在2030年使得碳排放量從最初的1.357億噸降至1.271億噸。

  中國是全球碳排放大國,鋼鐵又是主要的碳排放行業之一。據Global Carbon Project統計,2019年,全球與能源和水泥相關的CO2排放總量約364億噸,中國占101.7億噸,占比約28%,超過美歐日之和。據生態環境部數據,2018年,中國鋼鐵行業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別約163.6萬噸、68.3萬噸、92.9萬噸,為全部工業行業第一;碳排放量僅低于電力行業,居第二位。

  面對鋼鐵行業減碳壓力,鋼鐵企業重組后,有利于減碳措施的統一,加快企業對碳排放的監察整改推進進度,有助于實現國家“碳中和、碳達峰”的目標。因此,自2019年以來,我國鋼鐵行業加快新一輪兼并重組熱潮。2019年6月,國內第一大鋼鐵企業中國寶武對馬鋼集團實施重組,2020年8月,中國寶武對太鋼實施聯合重組,并在2020年底完成對重慶鋼鐵的入主,今年7月,中國寶武與山鋼集團確定重組,加上這次鞍鋼、本鋼重組,央企和地方國企重組步伐明顯加快,鋼鐵行業集中度獲得有效提升。

  根據工信部《關于推動鋼鐵工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到2025年,前10位鋼鐵企業產業集中度要達到60%。鞍鋼重組本鋼后,遼寧的鋼鐵產業集中度將達到70%,東北地區鋼鐵產業集中度將達到50%,這將有利于區域內快速實現鋼鐵產業集中度的目標。

  專家預計,在“十四五”期間,鋼企的集中度會達到一個新的水平,從而可以更好帶動鋼鐵產業升級和鋼企制度創新,培育更加健康有序的市場體系,更好發揮國有鋼鐵企業優勢,為中國鋼鐵業碳減排、碳達峰、碳中和提供有力支撐。

  由此,千亿体育网不難理解,中國為什么要減少對國外鐵礦石的依賴,為什么要限制鋼鐵特別是粗鋼產量的無序增長。(中國礦業報)

上一篇: 鋼鐵供需緊張狀況緩解 產銷基本平衡[ 08-24 ] 下一篇:沒有了!

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